历史名妓女中国历史上的有两大类细分有五类其中有一类结局往往悲

架空历史 2020-06-03200未知admin

  中国历史上所说的概念,似乎比我们所说,所理解的要宽广一些。专家们认为:“中国历史上的有两大类,细分有五类。大的来说,有艺妓和色妓之分,前者主要从事艺术表演活动,如同之文艺工作者,娱乐明星;而后者主要色相,就是人们普遍认为的。”

  但是,如果再细致划分的话,中国历史上的由宫妓、营妓、官妓、家妓和民妓组成。

  今天,我来着重说一下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官妓。它的创始人就是鼎鼎大名的管仲,曾经帮助齐桓公九合诸侯。齐国的强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得到了管仲的帮助,而管仲在任期间,最重要的举措就是进行了盐铁专卖,并且设立了官妓这个行当。《战国策·东周策》中“齐桓公宫中七市,女闾七百”,其中的女闾,指居住的馆所,也就是后世的妓院。

  顾名思义,官妓就是经过许可的皮肉生意。历史名妓女在管仲之前,这样的行业当然也有,但都是违法的行为,并且,国家非但从中得不到丝毫的好处,而且,还需要花费大力气去整顿纠察。而管仲将其变为官营以后,就彻底改变了它的性质。从此以后,也需要执照才能经营。

  事实上,自从有了官妓以后,就有很多官员用各种名义前往秦楼楚馆之地寻欢作乐,并且,很多时候他们还不给钱。历史名妓女作为一种正常的生理需求,“”从来就是不可回避的话题。尤其是在古代军队和上层中,对于“”的需求一直都非常强烈。

  唐朝时候,朝廷还有专门的教坊司,里面就是各种官妓。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唐朝教坊司的官妓是不可以和官员以外的人员交往的,历史名妓女同时,他们也没有人身,不能随意。只有等到年老色衰,说不定才有机会脱离贱籍。

  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们也很少能找到正经人家的,很多都像《琵琶行》中的那个女子一样,最终,嫁给了商人。而商人,恰恰是古代中,地位最低的一类人。他们即使家财万贯,也不能穿绫罗绸缎,甚至,连和官员吃饭,都不能有凳子。

  官妓中最初的主要来源并不是,而是奴隶。要知道,在先秦时代,中国各地还有奴隶制的残留,很多国家战败以后,女人就会被抢去,成为奴隶。而管仲所开设的“女闾”很明显就是用这些奴隶身份的女人来营业的。

  等到后来,奴隶制不再成为主流,便成为了的主要来源。影视剧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官员在犯罪以后,他的家人也会被连带惩处,其中,女性往往就会被送到教坊司变成官妓。另外,史书之中还有关于前往奴隶市场购买官妓的记载。《原始》说“汉武始置营妓,以待军士之无妻室者。”《南史》说:齐废帝“每夜辄开后堂,至营署中淫宴。”

  唐朝其实是一个比较的时代,彼时朝廷从上到下都有公开狎妓的习惯,宰相节度使这样的朝廷大员会去,那些进京赶考的书生们也会狎妓。所以,有关唐朝的小说中有很多都是发生在秦楼楚馆之中,主角也往往是赶考的举子和。 唐·杜牧的《春末题池州弄水亭》中说道:“嘉宾能啸咏,官妓巧粧梳。”

  但是,即使在唐朝,官妓也是不是私人的财产,不能随意带回家中。比如说,唐朝的名将李晟在镇守成都的时候,因为得罪了当地的节度使张延赏,张延赏便他将当地的官妓带回京城。双方围绕这个的最终归属,弄得好不愉快。

  当然,通常情况下,虽然有官妓不能属于私人的,大家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李晟这样的例子毕竟是少数。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唐朝官妓虽然不能带回家,但是,私人家中是可以姬的,比如:白居易就有两个心爱的姬。并且,在官员们之间也经常会有互赠姬的事情,他们对此不以为然,甚至视为风流韵事。

  到了宋朝以后官员狎妓的事情就越来越少了,朝廷已经开始明令官员们招官妓侍寝的行为。们在理论上是只能表演舞乐,而不能发生性行为的,但这项在执行过程中并不严格,还是有很多地方州府的官员对此视而不见,毕竟天高远,没人真的会和封疆大吏过不去。《宋史·太纪一》中就记载了:“ 继元献官妓百馀,以赐将校。”

  到了元代以后,教坊司已经开始越来越严格,甚至,有了正规的办理手续,甚至,还有了缴纳税费的义务,并且,还有缴税凭证。同时,朝廷还颁布,严令官员们。同时,身处在元大都的们还有服务外国人的义务。

  历史上,官妓的行为直到清朝雍正的时候才被彻底废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城从此就没有了。事实上,此后城中依旧有大量的妓馆,京城中的八大胡同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地方,而且,前往此处玩乐的贵族公子们还不在少数。

  可以说,在一千多年的官妓生活史上,毕竟,有许多女性为,但她们却不愿,她们有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在她们的生活中,处处体现出女性意识的。为争得的人格,她们往往十分执著,不惜奢华的生活,甚至为此献身。

  『《战国策·东周策》、《原始》、《南史》、《春末题池州弄水亭》、《宋史·太纪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历史名妓女中国历史上的有两大类细分有五类其中有一类结局往往悲 网址:http://www.hljshiliang.cn/jiakonglishi/2020/0603/32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世亮历史网 www.hljshiliang.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